门缝里头看升级

——记浙江临安一场特殊的“纠偏会”

【 来源:农民日报 编辑: 时间:2019-05-27 浏览:154 】

本报记者蒋文龙朱海洋
 因为自作主张换了新房门,郎亮明在会上遭到“批评”。专家们异口同声:这种工业化、标准化生产的大门,没有乡村特色,跟整体的装修风格不协调。
 自家的门,自然应该由自己做主。那么,缘何郎亮明家的门会成“靶子”?再一看会场的阵势,更是让人纳闷:临安区文旅局分管乡村旅游和民宿的副局长陈伟宏赫然坐在正中间,一左一右两员大将,分别是文化顾问和设计顾问。一班人居然管起人家的房门?
 原来,这里正在召开一场“临安农家乐提升工作推进会”。会议档次不低,规模却不大。记者环顾会场,发现只有7位农家乐业主、3位设计师、2位专家顾问,还有陈伟宏和乡旅办的项江婷。
 没有寒暄,没有客套,会议直奔主题。按原定计划,大家必须在7月1日前完成装修,重新开门迎客。但就在前一天,陈伟宏带着顾问们走访了一圈,发现问题一大堆。于是临时动议,第二天就召开了这场“纠偏会”。
 临安是浙江农家乐的发源地之一,消费者曾经趋之若鹜,虽然发展得早,但也埋下不少隐患:农家乐建在山沟里,一片一片,看上去就像城里的“高楼大厦”;所用的建筑材料,无一例外,都是工厂化生产的钢筋、水泥、铝合金;再看房间又小又窄,除了床铺和桌椅,其他几乎空无一物。
 前些年,100元包吃包住一天,这样的农家乐还能吸引不少城里人,但时间一长,就倒了游客的胃口。不少老客户直言“再不改造,我们就不来了”。毕竟,周边的安吉、德清等地,有着大量舒适的农家乐可供选择。
 2018年,临安启动了农家乐升级版建设工程,选择了五星村、武山村和东坑村的9家农家乐,希望通过他们的示范,以点带面,推动整个区域的提挡升级。为了嘉奖这批业主,临安下了血本。首先,每家5万元的设计费全部由政府埋单;其次,全程有旅游、民宿、文化等方面的顾问作指导;最后,完成改造后,政府还将给予30%的补贴,最高可达24万元。
 升级后的农家乐应该长成什么样?临安提出了“设计落地九大要点”,要求乡村农家院落要以夯土矮墙或当地木竹材料为元素营造,院落和房屋外立面要用花草装扮,要有小菜园、晒秋、观星场地,还要把土灶头、火桶、火熜、泥钵头等民俗用品应用其中,要打造乡村民间业态、手工作坊空间等。一项一项,都十分具体细致。总之一句话,得体现临安的乡土特色。
 对农家乐业主而言,这些要求说高不高,说低也绝不低。因此,有三户自以为达不到要求,或者怕赶不上工期,就主动退出“示范”方阵。
 “农家乐不是精品民宿,也不是城市酒店。”陈伟宏不断给大家念“紧箍咒”。为了推进“升级版”工程,他组织召开了十多次工作会议。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,问题还是层出不穷。空间布局上问题倒不大,但在材料选择上,就五花八门、各行其是,达不到视觉效果。村民们通常认为,那些农耕用品土里土气,登不了大雅之堂,转头自行其是,去选用现代化的金属用具。结果搞得“非驴非马”,“身上穿着西装,脚上则套着布鞋”。
 郎亮明家的门,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成为了“靶子”。但他心里有些不服气:我的门是在市场上买的,看上去油光锃亮,怎么可能不好看?
 施敏既是设计顾问,也是民宿业主,她从郎亮明家的门说开去:“装修元素要避免跟酒店雷同,比如你的吊灯过于摩登,跟农家小院的气质就会有冲突。我们不要过于依赖市场采购,有时候利用当地的乡土材料,或者废弃的建筑材料、老旧器具,不仅能降低成本,还能增强意趣。”
 另一位文化顾问钱昌欣,同样直截了当:“对‘乡土’味,大家要有深刻的理解,千万不要把它们当成是一种应付。小菜园是用来体验、传播的,不能种菜,你也可以改成种瓜。只要能够突出农家味道,你都可以尝试,但千万不要生搬硬套、机械刻板。”
 “客人为什么要到农村来?他们不是来住酒店,而是来找乡村的感觉。如果是住酒店,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到临安来,城里到处都是标准化的酒店。”设计师们也纷纷开口指出,“升级版”不是要把农家乐改造成城里的小宾馆,而是要找回“自己”。
 你一言,我一句,会议整整持续了三个半小时。农家乐业主们有的似懂非懂,有的则如梦初醒。但无一例外,他们都全神贯注,如饥似渴。
 “纠偏会”结束前,项江婷拿出一份“承诺书”,让设计单位和农家乐业主一起签字:5月20日前,设计公司必须拿出软装设计方案,接下来到试营业前,设计人员必须每周去农家乐现场指导装修一次,每次至少待一天。6家示范户则承诺:暂停施工,等顾问和设计师上门,提出硬装补救和软装方案,接下来装修不随意变更设计,完成改造后的单房定价不低于300元。
 郎亮明告诉记者,他不会把新门换掉,因为毕竟重新定制近20扇内门,又是笔不小的开支,但他对专家顾问提出的意见心悦诚服,“我会找一些老木头或竹片,把新门装饰改造一下,这样看上去,多少有些‘乡土气’,重新开业后,房间的价格将从每间400多元提高至680到1000元不等。”

下一篇(旧):   中办国办印发《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》 [2019-05-17]